当前位置: 主页 > 招标信息 >

我更倾向于内向、冷漠、理性的那类型人

来源:未知发布人:admin发布时间:2017-06-28 18:30
 
  
  在浮华、喧嚣的人间,我更倾向于内向、冷漠、理性的那类型人。当年爸去世的时候,我也是很吝啬的流了几滴眼泪,貌似看透了人间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
  
  。爸出殡那天,姐姐们哭得都很伤心,被人搀扶着,只有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一个人孤零零的走着,像一个旁系亲戚一般。爸的那张遗像是我给拍的,那时候
  
  他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一路上我都在想他的眼神,孤独、悠远。我总觉得人生就是这样,无论表面多么繁华,终究还是孤独的;无论身体多么健康,总有一天会
  
  告别的;无论感情多么浓烈,总有一天会平淡的……我亦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已经接受了生离死别这一人生常态,而自己也一直把每一天当做末日来过。该善待的
  
  尽力善待,该放下的尽力放下,该归还的尽力归还,该争取的尽力争取,尽量做到无怨无悔,对得起自己这一出偶然的生命之旅,也对得起陪伴过自己的那些人。
  
  所以,尽量不违背良心,尽量不欠债,尽量不欠情,我有意无意的为那戛然而止的终结时刻做着一些可以微笑面对的准备。所以,我极少流泪。
  
  可是,这一次我却一反常态,在女儿诧异的眼神里,连续用了3张纸巾都没止住泪水。而这仅仅是为了一部电影,电影的主角只是一条狗。《忠犬八公》的故事
  
  情节并没有多少特别的地方,晚归的教授在火车站捡到一只小狗,给它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八公,教授陪着八公长大,八公陪着教授变老。八公每天送教授到
  
  车站,然后,静静的蹲在台阶上等待教授回来,见到教授的那一刻总是撒着欢儿的扑在教授身上,像一个撒娇的女子。有一天,八公依依不舍的告别了教授,而教
  
  授倒在了自己的讲台上,从此再也没有回来。八公在车站的老地方就这么痴痴的等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我的眼泪不知不觉冲破了内心的重重防线,肆无
  
  忌惮的在面颊间铺排开来,好似一个失去自制力的委屈的孩子,无所顾忌的宣泄着一种情绪,那是一种纯净、透明的情绪,如同八公的爱。我叹息生命的戛然而止
  
  ,我叹息八公永远都不能明白,它生命中最重要的另一半已永远不再回来,而它就这么满怀希望的等着,一直等,执着的等,等到地老天荒。可能是它的忠诚使我
  
  落泪,可能是它对世俗的无知使我落泪……
  
  此刻,眼泪不是武器,不是道具,更像是通往心底的秘密,无恨、无忧、无惧。如果说理性是底线,是别无选择的继续。那么感性是自然,是回归纯真的纽带
  
  。人生就在这沧桑与天真中游荡,不经意的让眼泪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