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资讯 >

吃饭及性欲,这是人身上所共有的根本欲望

来源:未知发布人:admin发布时间:2017-06-28 18:46
 
  
  《礼记》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意为:吃饭及性欲,这是人身上所共有的根本欲望。
  
  现代人单用这“饮食男女”四字,指的就是具有正常世俗欲望的普通人。 跟论语的“食色,性也”意思差不多。
  
  昨晚,与一最近认识的网友闲聊,或许是我平日懒散,不太主动与网友打招呼,这位师兄遂问:“不主动打招呼,算不算女人的优势呢?”于是,我反问:“
  
  你觉得呢?”这位师兄很谦虚的说:“因为很少聊天,还不甚了解。”我实话实说:“我没觉得女人有是什么优势。如果,被泡也算是一种优势,那么,或许,女
  
  人有一点优势吧。”师兄遂哈哈大笑,夸我说话太直截了当。而我亦被夸得有点沾沾自喜,遂想诉说下饮食男女之事……
  
  先说说我家这对男女吧,我是典型的宅女,我家仁兄也算半个宅男,除了喝个小酒什么的,平时也没什么特殊爱好,偶尔也陪我看看肥皂剧什么的。前段日子
  
  ,我猛攻《不如跳舞》,说实话那片子没啥好看的,就是一个主题,寻找简单的快乐。看着张国立那张老脸,我不觉心理平衡了好多,谁说男人四十一朵花啊,如
  
  果,没有金钱和权势的包装,不也是豆腐渣吗?有一天,我和仁兄看到了一个片段,剧中一女人出轨后和老公和好的那一段,居然是抱头痛哭的场面。我一直比较
  
  欣赏润物细无声的片段,对于这种矫情的抱头痛哭场面,我忍无可忍,遂咬牙切齿的发表感慨:“就当是自家旧自行车被人借去骑了两天又还回来了,有什么好哭
  
  的啊!”剧中那二位男女果然不哭了,可我家仁兄不依了,伸过一只臭脚就要踹我,似乎我亦有那贼心贼胆似的……其实,我有没有那贼心和贼胆并不重要,重要
  
  的是,让仁兄也知道,贼心和贼胆不是男人的专利。
  
  人常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比鸟复杂多了……网上装纯情的男人不少,装不良男人的亦有。有一师兄有一天突然飘来一句话“长沙后浪推前浪。”亦
  
  猜得这位师兄是去长沙出差了,泛泛谈了几句天气、古迹什么的,这位师兄遂洋洋得意的感叹:“这酒店的小姐可真多啊,撵都撵不走。”我亦露出每次开战前的
  
  坏笑:“撵走干吗啊?你就说你们是同行,谁出的价高,谁留下……”师兄无言了。哈哈,这次师兄是拿着手机上网的,打字比我慢,总算被我占了点便宜。想到
  
  某次从奥巴马谈到二爷的战役,不禁感慨,这位师兄也太能激发我的想象力和斗志了。
  
  人常说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这话一点都不假。有一次,一师兄说有一妙龄少女约他去一城市游玩呢。他当时答应了,而后又觉得不该去,太疯狂了。当听到
  
  他突然说“想不通小姑娘怎么找我这个老头子陪游”时,我有点管不住自己这张嘴了,我亦感觉自己的语言有点尖锐,记得我当时说:“现在的小姑娘不比当年的
  
  小姑娘,找个老头子陪着,吃喝玩一条龙服务,要是能找到一个装大尾巴狼的,等于找了一个全程保镖呢,何乐而不为。好多老头子,不也喜欢这样的陪同吗?”
  
  我差不多会顺口溜出“男人偷情既出钱又出力,女人偷情既省钱又省力,这样的事情,其实吃亏的是男人”。幸亏我忍住了,要是真说出来,估计师兄要和我翻脸
  
  了。本来是一段美好的约会,被我冠以饮食男女的普遍而又庸俗的想法,是我的浅薄,伤害了那种美好的朦胧感情啊。我不觉有些忏悔,装纯情有什么不好啊,为
  
  什么我不跟着一起装呢。老女人就是老女人,无可救药啊……
  
  听着我这样大发感慨,估计一些认识或不认识我的朋友,以为我也会有什么缠绵悱恻的故事吧?故事谁没有?只是有的简单,有的复杂而已。我听到的故事,
  
  比我的故事都精彩,所以,我基本算是个没故事的人吧。记得有一次和几位师兄师姐因公务在KTVK歌呢,就我这闷不拉达的性格,也唱不出什么动听的歌曲来,所
  
  以,我基本帮别人点完歌,便坐一角落发呆,或赏景。那次请我们的是一位事业有成、高大威猛的男人,唱的都是情歌王子姜育恒的歌曲。记得当他唱到:也许我
  
  曾经背弃你脱轨/你怎么赐我唯一死罪/全世界谁会在乎我心碎/难道你没有一丝感觉/女人的选择完美又绝对/难道要我向你下跪/女人的选择无情又无悔/我应该拿什
  
  么挽回……他在那边深情款款的唱着,望着他女朋友含情脉脉的眼睛,我和二位师兄、师姐也在笑着偷偷评论,他应该属于那种真的能给女人下跪的男人。我不由
  
  又加上一句:“这种男人比较具有杀伤力。”师兄夸我“杀伤力”这个词用得比较好,遂问我:“那对你这样的女人有没有杀伤力呢?”我傻愣愣的回答:“应该
  
  有吧。”乐得师兄大笑。呵呵,其实,这样的杀伤力无非是因为不了解而已……
  
  听着莫文蔚的《饮食男女》:放开我的身体被禁锢的脚步/痛苦越是纠结坏情绪越反复/爱与被爱都不是拿来炫耀/捧给我的幸福奉上我的感触/有过几次错误
  
  才认准对的路/错的等待到头来只留空白/ 住过的公寓几座/现在谁放进什么/双人床不断闯祸/落地窗前的生活/饮食的男女从过分亲密到疏远/懒得看一眼勇于亏欠/
  
  欲望是双黑夜中的眼/紧盯你的脸却不碰面/忠于我的灵魂调整我的角度/欲望越是倾斜越不容易满足/目光坦率心却在有意逃开/欲望是张没轮廓的脸/法则丢一边勇
  
  于沦陷/善于尝试黑暗的冒险/紧盯我的脸却不碰面……遂感慨,这男与女,公与母,无论是冤家,是对头,就凭这性别差异,至始至终也算是生生不息的万物之源
  
  吧……不过,我还是喜欢莫文蔚的《完美孤独》:再没有谁的脸色需要照顾/也没有谁的难题需要应付/一个人睡着或睡不着/喜欢看书就看到日出/再没有人有机会
  
  让我受苦/也没有人有能力让我认输/何必再等谁一起诉苦/各自忙碌有什麽好处/盲目如何变反目/爱的程序我早已烂熟/可是说伴侣是身外之物/我又不甘不服/我希
  
  望觉悟又害怕麻木/单身的好日子有没有虚渡/再完美的孤独算不算美中不足/一切心血再不会白白付出/所有时间怎麽过由我作主/爱过的爱人一个个数/谁给过我这
  
  一种满足/爱情有一本账簿/从盈到亏我早已烂熟/可是说伴侣是身外之物/我又不甘不服/孤身身处何处有净土/独立立在哪里无寒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