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动态 >

我对弱势群体的了解也只限于一个模糊的词语

来源:未知发布人:admin发布时间:2017-06-28 18:43
 
  每当师兄的事业受到无名阻挠的时候,师兄便大发感慨:“什么是弱势群体?到底谁是弱势群体?”
  
  一直以来,我觉得我便是弱势群体,但我对弱势群体的了解也只限于一个模糊的词语。本能的感觉所谓的弱势群体大多是下岗的、失业的、背井离乡的、不能
  
  与时俱进的,是自身利益被有形或者无形侵占的群体。当然,弱势群体也只是个相对的概念,与强势群体的区别大多时候体现在利益的分割上。比如,那些把辛苦
  
  赚来的钱投给平安的、人寿的,仅仅因为所得的重疾并不在那些条条框框的范围之内而无法理赔的客户与年薪6千万元的马民哲之间的强烈对比一样。而我之所以迟
  
  迟没有进行类似的人生规划,不仅仅是因为那些重疾条款的苛刻,亦和马总的高额收入有极大关系,他凭什么拿那么多钱?他拿的又是谁的钱?我又凭什么把我的
  
  钱分他一份?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的这种弱势群体的思维方式很可笑,但我克服不了那种理所当然的被掠夺的感觉,所以,宁愿活在当下。(我从不愿意捐钱给红
  
  十字,也是有类似逆反心理。)
  
  《蜗居》里的宋思明曾很NB的说过一句话: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叫做问题。可是,对于弱势群体来讲,钱便是问题的全部。飞涨的房价,通胀的消费品,
  
  巨额的医药费、教育费,随着贫富差距的两级分化,弱势群体的队伍越来越庞大。俗话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所以,所谓的弱势群体也时常会使出乘火打劫的计
  
  谋来。一些人出谋划策,指望获得利益的最大化;一些人浑水摸鱼,见风使舵;也有一些人,原本就是无赖,喊得最凶,闹得最离谱;只有少数一部分人希望获得
  
  公正、合理的结果。人性的自私使得无论是强势群体还是弱势群体,他们在利益的争夺上都是利己的。因此,相互之间很难获得信任,也很难找到一种公正、透明
  
  、解决问题的方法,每一次交锋亦只是暂时的平衡。
  
  不过,某些时候当弱势群体也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想要享受弱势群体的待遇,也得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就像年年叫喊的经济适用房、安居房、廉租房不知
  
  到底给了谁一样。 就如当年老公若不被提拔为科长,就不会领到,亦不会知道春节的扶贫补助一样。记得,当时我们骑着自行车领那些东西的时候,亦有很多开着
  
  小车的人在那里来来往往的搬运着。如今,只有混到一定的地位,才会被承认或者被赠予弱势群体的称号,才能得到只有弱势群体才能获得的补偿,也未尝不是可
  
  笑之至的事情,而真正的弱势群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越来越看不明白的社会……
  
  ——————————————————————————————